编研成果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编研成果 > » 详细信息

民国著名学者赵泉天传奇人生


——记寻找老照片主人翁亲人背后的故事

雷国良 李恩源
赵泉天(1898.10.2-1965),原名赵明高,别号配天,辽宁辽阳人。北京大学法科毕业,后留学美国康奈尔大学获政治外交硕士学位,美国哈佛大学研究员。1927年回国,历任东北大学法学院政治学系主任教授、秘书长,(其间兼任东三省交涉署政务处处员,外交部辽宁交涉署咨议第二科科长,北平大学工学院秘书),同济大学教授兼训导长,复旦大学法学院政治学系专任教授兼训导长,重庆大学法学院教授兼政治系主任。建国后历任代理重庆大学生活辅助组主任,森林工业部四川森林工业管理局文教办公室任俄文教员兼任四川省森林工业管理局干部学校文化班教员,四川省林业厅红专学校外语专职教员,1960年后到灌县林业学校任图书馆馆员,终病逝于都江堰市原灌县(推测为高血压并发症)。
赵泉天先生个人生平不同时期不同地点的老照片700余张,包括部分档案信息300余条,都保存在都江堰市档案馆近五十多年以上,大部分照片上都记载有文字信息,图文并茂记录了先生不同时期不同经历不平凡的一生。其中还有记录了他1959年至1964年在都江堰(原灌县)四川省林业学校工作、生活的历史照片,这说明他是在这里工作、生活居住经历五年后去世的。
当我们在挖掘馆藏历史档案,编撰《百年都江堰》档案记忆之时,馆藏中赵泉天的几百张老照片再次引起了编研组负责人和成员们的重视和关注都说:对赵先生这位跨世纪的老人,一生生平及其先生所处的那个等极具时代政治经济情节、高等教育制度、学术研究史料价值,具有较高的研究性,这些丰富的老照片档案就是当时社会的一个缩影,有一定的研究价值和人生经历的考证及编撰家庭照片档案的参考样板。虽然他在这里生活时间较短,但他把自己一生最宝贵丰富的照片及信息档案资源留在了这里,他一定还有亲人在都江堰市。编研负责人和老同志为了进一步了解调研赵先生生平更多翔实的东西,便于补充丰富馆藏资源和他个人照片档案内容,以利于深度挖掘,作为新的课题研究。这就开始了寻找他后人的经过,但在六七十万人口的城市寻找赵老先生的亲(后)人,如同大海捞针。开始没有线索,唯一线索就是先生在林校工作过,看该校有无他和亲人的线索资料信息。
市档案局馆派人到林校通过组织上查找。开始找到原林校退休的林老师,在他的帮助引荐下找到该校的组织人事部门,由于时间久远,年轻人都不知道,只有一位负责人知道此人,但本人又没在,电话联系后听说,赵老的后人(一个儿子招工被招到交五处宣汉县去了)65年就离开了林校,其它关于赵老先生的信息资料都没有了。
还是林老师想起了,文革时曾经在南街看见过他的儿子在南桥开馆子,后来就没看见了,这说明赵老的后人还有在都江堰市居住的。编研的一位老同志在灌县工作生活了几十年,有一定的人缘基础,通过老关系到处联系了解情况,确也很是曲折。后来找到一位老朋友,经各方面打听说是有一位姓赵的是从林校出来的,后来在凤凰宾馆车队开车,大家都叫他赵二哥,看是不是这个人。但该单位已改制,通过朋友的朋友找到该单位的老职工,问到赵二哥的姓名,又通过市档案局业务科笔者打电话联系社保局档案室查找此人,找到赵XX(二哥)一了解,他的籍贯并非是辽宁人,也非我们需要找的赵老先生的亲人。这条线索也就断了。编研人员没有放弃,继续寻找。一旦有线索,就主动通过朋友的朋友再次联系打听。
事隔几个月的一天,编研上的同志在老照片上又发现了新的线索,是赵老先生和女儿1963年在灌县林校的照片,请林老师辨认,林老师看了照片上赵老的女儿突然想起,听说赵老有一个女儿,是在崇州市(原崇庆县)林场工作,这又是一条新线索。恰好编研上的一位老同志就是崇州人,对崇州的情况很熟悉,他们的老房子离林场宿舍就不远,回崇州就可以了解情况。这位老同志抽空回到崇州老家找到本家兄弟(对林场很熟悉),一同前往林场,找到当年的老职工,说明要找的人情况,老职工说:“有这个人,他爱人在攀枝花市工作,她已到攀枝花去了,具体攀枝花哪个部门就不清楚了”。
在迷茫中又经过多方打听,终于又有了一条新的线索,有个叫赵国亨的人在都江堰市。对啊,其中的几张老照片上就记载有这样的信息,他就是有个幺儿子叫赵国亨,名字吻合。但还不完全确定,更不知道住在那里。怎么办呢?编研人员想到,现在的人对加入社保的意识都比较强,可能在社保档案上可以查到他的信息。还是再通过社保局去查找,看能否查到此人。再请笔者(原市档案局业务科副科长)联系社保局档案室的同志,请帮查一下赵国亨的社保材料,通过社保档案查看有无该人的联系方式。第二天社保局档案室回话了,查到该人的社保档案,有他大概的住址,但没有他的联系方式,还好材料上留有其女儿的联系电话。这样编研负责人立即通过留存的电话号码与其女儿取得联系,再经过他女儿找到赵国亨本人,在电话交谈中编研人员确定他就是赵先生的后人。大家都很高兴,赞叹道:“功夫不付有心人,经过这么两三年的周折和艰苦努力总算找到了赵老先生的幺儿子赵国亨”。
编研人员及时向领导汇报,找到赵老先生儿子的情况,领导非常重视说:“这是好事啊?对我们下一步更多了解赵泉天先生情况和课题编研能起到一定的帮助,把他请过来看看他父母老照片,安然无恙保存完好,大家再在一起座谈交流一下,深层次继续推进我们的挖掘和编研工作“。
2011年9月19日下午,编研人员通过电话邀请赵国亨到都江堰市档案馆来参观老照片展(包括他父亲的部分)。编研人员当见到他时,他是一个已年过半辈的人了,历经沧桑,也不容易啊,还真有点像他的父亲。在编研科长(信息办主任)和其他人员的陪同下,他和妻子走进展厅,参观了岁月印迹老照片。赵国亨迫不及待的急步走到“一个人转身就是一世”的专题栏目前,一眼就看到了老人的照片,他非常激动的说:“这就是我父亲啊”。心情沉重,慢步久久的凝视老人生前的每一张照片。当走到一张六十年代的老照片前,他心情激动眼包泪花指着照片上的小孩表情特别的说:“这就是我啊。这张照片有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当时我的母亲病重躺在家中的病床上,我和父亲陪同在母亲的床头边,我那时才十一、二岁 啊。”这说明赵老和他夫人刘仪陶生活多年历经艰难和风险相依为命结下深厚感情,在病重期间一直守候在夫人身边。“这些照片资料完好的保存在都江堰市档案馆我们很放心,赵国亨说” 。
他看完照片后,在编研同志的陪同下,来到办公室,局领导与赵国亨夫妻俩进行了认真地座谈交流,赵国亨谈到他还有个哥哥在辽宁电力局工作,马上他又给哥哥接通了电话,并让哥哥与董红桥局长通了电话,说明了情况。……。通过老照片的挖掘展出终于找到了赵老先生的亲人。几十年过去了再次看到这些老照片,引起了儿子对父亲深深的怀念,……。


2014年6月6日

珍档赏鉴 网上商城 声像资料 信息公开